您现在的位置:中变传奇发布网 > 攻略大全 >

11000人从扎克伯格的元宇宙里“消失”

时间:2022-11-10 点击:51

核心提示:作者/丸都山编辑/陈伊凡11月9日晚间,据彭博社报道,Meta宣布将裁员超过11000人,并冻结招聘至明年一季度。这是公司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,且可能是过去一年来美国科技公司中裁员...

作者/丸都山

编辑/陈伊凡

11月9日晚间,据彭博社报道,Meta宣布将裁员超过11000人,并冻结招聘至明年一季度。这是公司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裁员,且可能是过去一年来美国科技公司中裁员数量最多的一次。

“不仅电子商务回到了此前的趋势,而且宏观经济下滑,竞争加剧,广告流失,导致我们的收入远远低于我的预期。”扎克伯格在给员工的信中说,“我错了,我对此负责。”

值得一提的是,从六月开始,Meta已经在通过各种小动作来削减运营成本,包括推迟招聘、提高“末位淘汰”的人员比例、施行“工位轮用制度”等。

如果说之前的Meta还在顾及着一家互联网巨头的颜面,那么在三季报发布后,核心项目Reality Labs的巨额亏损已经让它已经没有任何选择。

这个为实现元宇宙愿景而设立的部门,如今已逐渐成为投资人的攻击对象,尤其在互联网广告业日渐萧条的情况下,扎克伯格仍继续提高公司内元宇宙业务的预算。

Meta如今的问题,恐怕远不是裁员能解决的。

元宇宙太远,现实问题太近

“这些数据令人困惑,而meta在削减成本方面的无能非常令人不安”。Meta三季度财报发布后,一位Meta的投资人就曾向CNBC表示。

从财务数据来看,Meta第三季度可谓全面不及预期:营业收入277.14美元,同比下滑4%;净利润43.95美元,较去年同期的91.94美元相比大跌52%,营业利润率也从去年同期的36%大幅缩减20%。

过去四个季度,Meta的净利润持续下滑,而且完全没有扭转的迹象。

数据来源:Meta

被扎克伯格寄予厚望的元宇宙业务Reality Labs三季度营收为2.85亿美元,同比下降49%,亏损从去年同期的26.3亿美元大幅提升至36.7亿美元。

尽管Reality Labs亏损加剧,但在财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,扎克伯格明确表示,“2023年,Meta将加快对该部门的投资步伐,以便实现长期公司整体运营收入增长的目标。”

扎克伯格的这番表态,让Meta的股价在财报发布当日即下跌24.56%,收报97.94美元。与年初348.03美元的高位相比,此时Meta的股价跌幅已经超过70%。

在财报发布的次日,Altimeter Capital董事长Brad Gerstner作为Meta的股东之一,向公司递交了一封公开信,要求扎克伯格带领Meta重获股东信任,同时要求公司削减20%的运营成本,还希望把元宇宙的投资由目前的每年100亿元缩减至每年50亿元。

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,在元宇宙项目上,扎克伯格已经下定决心“All in”。

扎克伯格在电话会议中表示,“如果我们不关注这些对未来至关重要的领域,那将是一个错误,我们将在未来5-10年里,以不同的节奏、不同的时间来完善产品。”

虽然扎克伯格的蓝图很美好,可现实问题是,Meta的现金流可能撑不到那个时候。

由于元宇宙业务目前缺乏造血能力,Meta对其无节制的投资让现金流日渐萎缩。Meta三季度财报显示,期内公司的自由现金流为17.3亿美元,在去年四季度,该项数据为125.62亿美元。

更危险的信号来自公司主营收入的下滑。

财报显示,2022年三季度,占据公司总收入98.2%的广告收入下滑,期内营收272.4亿美元,同比下降了3.8%。

由于经济下行,广告主普遍削减相关预算,互联网广告业务的式微已无法避免,不仅是Meta,包括Alphabet、snap在内的一批硅谷巨头都面临着这一挑战,但Meta面临的挑战更加艰巨。

去年4月,苹果实施了“应用跟踪透明机制”,旨在检测APP对用户信息的跟踪行为,这使得Meta更难跟踪iOS用户,并向他们精准地推送个性化广告。此前,Mata就曾预警过,苹果这一政策的转变可能会给公司在2022年带来超过100亿美元的损失。

反映在三季报上,最直观的表现莫过于Meta期内广告投放量增加了14%,广告单价却降低了18%。

另外,Meta重金打造的短视频产品Reels,虽然占据Instagram的主场优势,但目前无论是用户规模还是人均使用时长都远远无法与Tik Tok相抗衡,这两项数据也是广告主在衡量广告投放的转换效率时最为看重的,这可能会导致Meta的广告单价进一步降低。

裁员就能万事大吉?

正如Gerstner所言,当前的Meta在成本支出上的确有些不受控制。

根据Meta今年第三季度财报,期内公司成本支出共计221亿美元,同比增长19%,远高于此前华尔街的普遍预期。其中,仅研发成本一项就高达91.7亿美元,占总支出的41%,这一比例甚至要高于大部分医药企业。

尽管此前多家金融机构已经对Meta成本支出问题向投资者发出警告,但在三季度财报发布前,该公司仍未停止扩招的步伐。

公开信息显示,截至今年9月30日,该共公司共有员工87314人,相比于第一季度77805人,在半年之内Meta共计招募了超过1万名员工。

Gerstner在公开信中认为,Meta目前的员工人数过多,且普遍执行力不强,造成人力资源的冗余。

而据KeyBanc分析师Justin Patterson的测算,即使Meta在明年的目标是员工人数增长持平,运营支出仍将同比增加130亿美元。

因此,在三季度财报发布后,面对来自投资人的巨大压力,Meta不得不启动大规模裁员计划。

不过,考虑到Reality Labs在Meta内部的优先级,裁员恐怕并不会对削减资本支出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。

自2019年扎克伯格确定元宇宙战略至今,Meta已经在Reality Labs业务部门烧掉了300亿美元,根据扎克伯格的设想,Meta将搭建一个完成的生态闭环,包括现象级的硬件设备、不断更新的优质内容、持续有效的平台运营,以及良好的开发者生态。

当然,构建生态闭环的基础是足够庞大的用户规模,这也正是Meta现阶段所面临的难题。

在硬件端,Meta拥有全球最庞大的用户群体。根据第三方数据分析机构IDC在6月发布的数据,Meta的VR头显设备Quest 2自推出以来已售出1480万台,相比之下,微软的游戏机平台Xbox Series X和S的总销量大概在1400万台左右。

但在软件端上,Meta元宇宙平台Horizon World的用户群体却在不断流失。《华尔街日报》公布的一份内部文件指出,早先Meta对Horizon Worlds的用户数量目标是在今年年底达到50万的月活跃用户(MAU),但目前这一数字还不到20万。最近几周,Meta已经将这一目标修改为28万。

Horizon World自诞生以来,屡遭用户诟病

这份内部文件显示,大部分用户在首次登陆Horizon World的一个月内,都不会再次登陆。

硬件与软件之间在用户规模上的差异,造成了一个非常尴尬的现状:Meta用巨额的补贴去拓展VR头显设备的市场,但自家的软件平台却把他们劝退。

况且,Quest 2在今年8月宣布全系价格上涨100美元后,Meta硬件出货量的情况也每况愈下。

在三季报发布后的电话会议上,该公司首席财务官David Wehner也坦言,“Reality Labs三季度营收下滑的主要原因是Quest 2销量下降”。

更进一步,如果Reality Labs无法在短期内打开用户市场,甚至可能会影响到整个公司的业务进展。

“在移动互联网时代,Meta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,如果转换到元宇宙赛道后,没有形成足够大的用户规模作为支撑,在资本市场看来,这可能是一项负资产。”独立TMT分析师付亮向虎嗅表示。

  • 中变传奇发布网(www.ross-gmbh.com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2022019204号-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