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中变传奇发布网 > 新手专栏 >

深陷巨亏泥潭,“断臂求生”的软银何时迎来春天?

时间:2022-08-11 点击:68

核心提示:记者/吴斌“我为自己过去贪图暴利而感到羞愧。我们太自信,太好高骛远。”面对持续的投资失利,现年64岁的孙正义在业绩发布会上如是反省。8月8日,软银集团发布截至6月30日的20...

记者/吴斌

“我为自己过去贪图暴利而感到羞愧。我们太自信,太好高骛远。”面对持续的投资失利,现年64岁的孙正义在业绩发布会上如是反省。

8月8日,软银集团发布截至6月30日的2022财年第一财季(第二季度)业绩报告。第二季度净亏损3.16万亿日元(合234亿美元),刷新了上季度亏损1.7万亿日元的纪录,续创历史新高。对比来看,去年同期收益为7615.1亿日元。

在财报阴霾笼罩下,美东时间8月9日,软银收盘大跌6.68%,报19.41美元。受持续巨亏拖累,软银股价较去年2月50美元的高点已跌逾6成。

软银巨额亏损的主要来源是两只愿景基金的未实现投资损益,二季度两只基金总共报告2.9万亿日元的投资损失。长期以来,软银愿景基金专注投资科技领域,一度乘着科技股东风扶摇直上。然而,随着美联储大力加息遏制通胀,对利率更加敏感的科技股遭遇重创,逆风之下软银深陷巨亏泥潭。

此外,由于日元贬值推高了以美元计价的债务价值,软银第二季度的外汇损失高达8200亿日元。

为了弥补损失,孙正义表示,计划对软银及愿景基金实施全面的成本削减措施,“将必须包括裁减人手,对此我已经下定决心”。

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称,软银业绩下滑其实受到了一系列外在冲击的影响,当下世界面临三大冲击,把宝押在创新类(成长型)企业上的投资者其业绩受到的打击更大。究其原因主要有三:第一,资金成本急剧上升。美联储的加息是为了应对美国高通胀,但却改变了全球金融资本的流向,导致美元急剧升值,以美元融资的代价和机会成本越来越高。第二,美联储的加息让投资者改变了资产组合结构。现金为王,更倾向于持有债券,同时抛售成长股。使得创新性企业的股价下挫严重无法退出。第三,中美关系等问题影响了中概股表现,对孙正义的投资组合也造成了很大的影响。

对于软银今后走向,清华大学全球私募股权研究院研究员孙长忠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,随着今后科技领域的持续增长,孙正义对软银的未来还是“乐观”的。作为增长的动力和龙头,科技领域从整体上当然还是前景看好,具体到软银,还需要看其投资组合中具体公司、具体资产的具体情况,也要看其今后能否吸取教训,看其投资和资产管理的理念和能力能否适应经济环境和市场变化。

在二季度巨亏逾200亿美元后,软银离春天还有多远?

持续巨亏后孙正义“认错”

其实,在今年5月,软银就已经公布了其四十年历史上最惨烈的年度亏损,在截至今年3月份的2021财年,软银集团净亏损1.7万亿日元,愿景基金亏损2.64万亿日元,双双创下历史纪录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孙正义此前多次公开承诺,将会改变其激进的投资风格,但在去年市场顶峰时依旧选择重仓押注初创科技公司。根据软银的数据,软银旗下的基金去年向183家公司投入了约380亿美元。

在多家央行暴力加息抗通胀的背景下,今年二季度全球股票价格持续下滑,软银重仓的优步、韩国电商巨头Coupang等上市公司估值大减。纳斯达克100指数二季度下跌22%,创下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大季度跌幅。

此外,软银还持有数百家非上市科技初创企业的大量股权。但随着投资者将关注点从不计成本的增长转向盈利能力,此类初创企业的估值下降。鉴于当下科技公司估值低迷的现状,把投资对象的上市转化为流动性正变得越来越难。

目前孙正义已经“认错”:不该在市场高峰时期收购初创企业,投资组合存在大量问题和失误,孙正义还承诺大规模削减成本以帮助软银重回正轨。“市场不景气,发生了俄乌冲突,还有新冠疫情,我们可以说出很多理由,但这些都是借口。我们必须反思: 如果我们更有选择性、更适当地投资,就不会走到这一步。”

关于软银巨亏问题,孙长忠认为可以从内外两方面看。从宏观经济周期看,主要是赶在了股市特别是科技股的下跌阶段。随着经济复苏的结束,经济金融活动不同程度地回到疫情前正常状况,特别是随着央行为抑制高通胀激进加息,股市继去年高涨后,今年大幅下跌,反复动荡,对利率敏感的科技股的影响尤其严重。作为专注投资科技初创公司的软银,去年一年共向183家公司投资了380亿美元,这创下了风投领域有史以来的单个公司年度投资额最高纪录。尽管去年孙正义曾表示要“保守、克制”,但还是投资了如此之多,而且恰恰是在估值最高点上,买在了山顶,所以现在遭受巨亏并不奇怪。也不仅是软银,其他投资者也有类似遭遇。巴菲特的伯克希尔·哈撒韦公司公布的2022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,二季度其投资组合在市场暴跌中损失了530亿美元。

从软银自身看,孙长忠分析称,软银从事的风投本身就是风险很大的,大多数都难免亏损、失败,如果不注意把握宏观周期,不注意控制投资节奏,不注意加强风险管理,就难免遭遇滑铁卢。

在业绩疲软之际,软银内部也已人心浮动。软银首席运营官Marcelo Claure于今年1月份宣布离职,其他离职者还包括软银战略主管Katsunori Sago、高级投资主管Akshay Naheta以及硅谷资深人士Deep Nishar。自去年3月以来,已有7位管理合伙人离开软银。

逆境下无奈“断臂求生”

在接连创纪录巨亏后,软银选择了“断臂求生”。

二季度软银通过远期合约出售所持阿里巴巴股份并筹集了105亿美元的资金,今年迄今,软银已经将所持阿里股票出售超二分之一,共筹集220亿美元。软银表示,提前卖掉阿里股票可以帮助公司“预先筹集资金”,同时“对冲股价下跌”。孙正义也多次表示他看好阿里巴巴的前景,其实主观上不愿割舍更多阿里股票。

除了变现阿里股票,昔日的心头好优步更是已经清仓。根据8月8日软银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的文件,软银在4月至7月的某个时候以每股41.47美元的均价出售了所持优步股份。软银表示,每股平均成本为34.50美元,因此出售优步股份是盈利的。而在软银原本的设想中,优步本应该成为其投资组合中的明星股。事实上,自8月1日以来,优步股价本月迄今涨幅已高达30%。

此外,8日软银递交给SEC的文件还显示,软银将出售其持有的9% SoFi股份中的部分或全部。软银在8月5日以7.99美元的加权平均价格出售了约540万股SoFi股票。8月8日又以平均8.17美元的价格卖出了670万股股票。

软银表示,在4月至7月期间,出售的公司股份总计实现收益56亿美元,其中包括优步、在线房地产公司Opendoor、医疗保健公司Guardant Health以及贝壳的股份。

除了卖股票,孙正义还承诺削减开支让软银重回正轨。孙正义强调,将会评估“一切”削减支出的选项,没有任何一块是特例。软银将对前端和后台办公室的高级和初级别员工进行审查,程度将前所未有。

对投资者而言,也可以从市场动荡中汲取一些经验。孙长忠认为,投资者需要把握经济金融运行的基本面和宏观周期,根据自身风险承受能力把握投资节奏,前瞻市场变化,加强风险管理,注意预判预防。

何时迎来春天?

作为风投界的传奇人物,孙正义长期以来一直是科技行业最大胆的冒险者之一,当年他慧眼如炬地相中了阿里巴巴,这笔投资几乎成为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风投交易之一。

2016年,孙正义将软银重新定位为一家更为纯粹的投资控股公司,并推出了愿景基金,该基金最初的目标是为整整一代的未来科技巨头提供投资,其筹集的资金一度是当时排名第二的风险投资基金的30倍左右。

愿景基金的成立也意在复制投资阿里这一成功案例,孙正义在2017年曾表示,这将使软银成为一只“会下金蛋的鹅”。

但面对持续动荡的市场和席卷而来的科技股逆风,持续巨亏的软银如今正面临前所未有的考验。今年5月软银公布巨额亏损后,孙正义称“软银承诺会采取防御措施”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创新型企业在人力资本的获取上也遇到了很大困难,这使得孙正义的投资目标无法如愿。孙立坚告诉记者,首先,去全球化造成人力资本的选择受到政治因素的影响,影响了人才流动,造成了人力资本成本高昂,使得创新类企业的业绩无法实现。此外,创新型企业的技术人才的高薪酬往往是被锁定的,而创新项目本身是高风险的,如果项目业绩不能兑现高昂的人力资本(因通胀、地缘政治环境的恶化而产生的后果),那么对这类创新企业而言就会出现恶性循环,人才跳槽,更加让创新型企业没有人力资本作为核心竞争力,这也就不可能让孙正义这类投资风格的目标能成功实现。

孙立坚对记者分析称,孙正义投资业绩出现滑铁卢可谓是人算不如天算,一系列意想不到的外在冲击影响了软银的业绩,而这也是目前市场下行之际的普遍现象,并不只有软银一家是输家。一般而言,在长周期的低谷的环境下,投资成长股比价值股更具有价值,而孙正义利用自己过去成功的经验想把握住这种机会。

今年5月,孙正义在软银巨亏后仍重申了自己对“信息革命”的信念:纵使有互联网泡沫、次贷危机等冲击,造成科技成长股的市值短时间内断崖式下跌。但从长远角度来看,这些市值不仅会涨回来,还能开启下一轮突破式暴涨,在未来一两年软银重返“进攻模式”的时机会再度到来。

在孙立坚看来,时代改变了,再不像过去全球化的时代,经济发展的规律能让更多像孙正义这样的投资者脱颖而出。不管怎样,孙正义当初的投资理念和布局依旧令人钦佩,因为他们拥抱创新的投资行为,才是带动世界经济走出长周期低谷的关键所在。

科技股逆风已经让软银进入过冬模式,孙正义正等待周期反转。软银何时能迎来春天?投资者正拭目以待。

相关文章
  • 中变传奇发布网(www.ross-gmbh.com) ©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豫ICP备2022019204号-6